黄山门票,蓟怎么读,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admin 2019-03-12 阅读:258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风马风马

1

余芽辞职了。在她挣扎了足足小半年之后,那封在她的电脑里已经躺出了一身灰的短短的三百字邮件,终于找到了该它放光发热的地方。

虽说曾经无数次幻想在走人的时候,把老大那张不停催人改文案的欠扁脸,揍他个鼻青脸肿,然后潇洒的只留下一个短小精悍的背影,从此成为公司的不朽传说。但是到了真正离开的时候,反倒是老大泪眼婆娑,絮絮叨叨个不停,拉着余芽活像个怨妇,连带着余芽也突然有那么点伤感。

眼看着老大这个离愁别绪还越来越严重,颇有要再聊上一阵的架势,余芽决定有必要制止一下。

“得得得,我天老大你还真哭上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我放个无限期长假调养一下身体怎么了?”余芽眼疾手快的拽过斯特里戈伊几张面巾纸塞到了老大手里,趁着老大抹眼泪的功夫抽出了自己的手,颇有些无奈。

“你都不想干新媒体这一行了,咱以后还见个屁啊。”老大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又痛心疾首起来,“要不是看你那可怜兮兮的体检结果,我才舍不得放人,上哪找这么好的编辑去啊。花枪枪那只臭猫多撸,你说你这个哈皮虎狠心的女人,是猫不好撸了,还是你飘了?”

看着老大手背上还没好透的那一爪子抓伤,余芽一脸黑线干巴巴的开了口:“老大,其实我觉得吧,你如找花枪枪玩的时候不那么一堆废话啰啰嗦嗦个不停,说不定就不会被黑包包嫌弃了。”

“你个死丫头先管好你自己吧,不用跟我加班死磕选题了,别亏了自己。身体养好了要是还想回来,来找我就成。”老大又长叹了一口气,“后会有期。”

抱着自己仅剩的一点需要带走的鸡零狗碎,走出公司的大门的时候,又是车来车往李淑敏,华灯初上的一派繁华。这个只有159CM高的的小可怜,站在这些巨大的建筑面前,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余芽还是决定给自己留一点什么纪念。把箱子换到左手,挑了个省劲的方式抱在怀里,右手艰难的从牛仔裤的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于是几分钟后的朋友圈里多了一张余芽的自拍,站在公司的大楼门前45度角笑的莫名其妙,怀里还有抢镜的收纳箱。厚厚的刘海盖住了脑门里无数的痘,但是眼眶下的黑眼圈却还是清晰可见,这一次没有傻女人毛傻的剪刀手,却还是依然露出了她的标志性的一大口白牙。

“离职养生,朋友们江湖再见。”

屏幕由亮变暗直到黑屏,这么天鹅公主的秘密城堡点大的功夫也算是和之前拼了老命工作的自己做了个告别。正想着把手机揣好,好好走路,晚上熬点什么粥暖暖胃,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没成想手机又突然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分明的“大白”俩字,更是让余芽一激灵。

余芽手忙脚乱的把手机贴在耳边,还没来得及喂一下,对面已经传来了浑厚又充满期待的久违声音。

“豆芽儿,来大理吧。”

2

说实话,发往大理的火车开动的时候时,余芽还是一脸懵逼的感觉很不真实。也不知道怎么着脑子一热就信了大白的邪,马不停蹄的开拔大理。但是一想到即将和那个笑起来像向日葵一样温暖的大白大掌柜,一起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嘴角微微的上扬。

大白原名卜白,在大理有一家自己的客栈。因为身形魁梧,却温和贴心,于是被大伙叫成了响当当的大白大掌柜的。

要说起来,和大白的相识还是充满了戏剧性和巧合的。话头一提起来起来就是一年前的夏天,说来也巧,当年和闺蜜闹着要说走就走去大理,零零碎碎都带齐了,就是没料到大理的大雨天,提前也没有定下旅馆,两个人冒冒失失的走在街头,就一头撞进了大白的客栈里。

第一次见大白就是在那个时候,现在想起来也是尴尬,两个人被淋的透心凉,顺着衣角往下滴水,刘海全贴在了脑门上。带着一股腾腾的杀气就推开了挂着铃铛的玻璃门,开口就是一句:“别告诉我没房间了。”

店里蒸煮着热腾腾的姜茶,大白被铃铛的脆响引得扭向了大门,颇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们这两个闯进店的冒失鬼,旋即又笑了起来,连带着肚腩都微微的颤抖,却也没忘记友好的推来了两杯姜茶。

“有房间有房间,二位女侠别慌,先来喝点姜茶,我来安排房间。”

后来的那几日都住在大白的客栈。这个贴心的店主不仅给她俩留了景色最好的房间,连带着周边的景点最佳攻略,也一并告诉了他们。可以说得上是良心店主。晚上闲来无事,天南海北的客人拉上大掌柜的,一起喝着味道最正宗的樱桃酒,吹着风,聊天。

现在想想那几日真是快活似神仙,只不过后来假期结束,大家走得急,临走的时候也就只互相留了留微信,而和大白的联系,也就仅限于少有的几次聊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于大白,余芽绝颇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光是想想很快就要见到他,心情就能好很多。

这一通乱想的功夫,余芽就到了出站口。天公总是不爱作美,又是一个大雨滂沱的鬼天气。天气预报说好的大晴天呢?这一下子可苦了,这个没带伞的豆芽菜。

“要不打大白的电话?算了算了,要是店里忙,这不是正添乱呢。前两天还专门交代大白不用来接,这么快就要打脸了,不合适不忍者高飞合适。”这边心里犯着嘀咕,拉着行李箱看着外面的大雨出神的余芽,完全没注意到背后一点点靠近的宽厚身影。

“啥愣在这里干什么呢?不会是在猜我会不会来吧?”带着笑意的声音猝不及防的撞进耳朵里,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已经有人顺手的接过了她的行李箱。

余芽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的人,“大,大白,你怎么来啦?”大白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扬了扬右手的伞。

“我不来留你这个傻豆芽看着大雨发呆呀。”大白看着面前这个像紫罗兰一样小巧的姑娘,歪着脑袋出现在自己面前,便忍不住的嘴角上扬黄山门票,蓟怎么读,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再说了,答应你的事总也要算数的。”

“答应我的事情?答应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余芽兴奋地跟上了大白的脚步,在大白的伞下无比安全的世界里小碎步向外走,“樱桃酒管够?免房费?还是你当向导带着我出去浪?”余芽这边眉飞色舞,却没成想大白这边突然顿了脚步。黑白分明的眼眸写满了少有的认真。

雨下的更急了,周遭人的匆匆脚步让突然停下的他俩显得有些突兀。顺着伞沿倾斜而下的雨仿佛隔绝了世界,伞下一时安静了下来。大白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了口。

“我答应你的,你走我不送,你来,下多大的雨我都来接。”

3

客栈还是老样子,院子里用废旧轮胎和破靴子捣鼓出来的小花园,花草长得似乎壮实了抗战之虎头山大队许多。去年夏天在客栈里的小义工今年大都已不在,不过也有老面孔留下,伶牙俐齿的小伙子砖头去年还是个假期帮忙的义工,今年已经晋升为恶女装大管家,成了帮大白打理客栈的好帮手。

四季流转下来,什么都在变,人来了又走,客栈却还是依旧温馨如故。对了,保留下来的还有雨天熬姜茶的老习惯。

余芽捧着热乎乎的杯子,灌了一大口姜茶,长舒一口气歪在了客栈的小沙发上,才感觉整个人又活了过来。大白也端了一杯热茶朝余芽这边踱了过来,坐下来的时候,沙发忍辱负重的发出了让人难以忽略的“咔吧”声响。

“大白你是不是又长胖了?”余芽戳了戳大白柔软的小赘肉贱兮兮的开了挪揄道。

大白淡定的的呷了口茶,悠悠的开了口,“亲爱的豆芽小朋友,我们好像还没有讨论接下来的日子你要怎么在这养生哟。你看这个房费呀也是不少的。”大白顿了顿,目光有意识的往吧台上醒目的价格签瞟了瞟。“你是一天一天交呢,还是一口气交个年费呢?”

余芽闻言心里大叫了声不妙,脑子飞速的盘算了一遍自己那点身家,眼一闭,心一横,索性决定打一波感情牌。“大白你看咱俩都这交情了,能打个折不?我也不奢求多,你看打个六折怎么样,还能祝你的小客栈生意顺顺顺顺怎么样啊?这样的话,我就能给你交个年费,皆大欢喜,怎么样?”

眼瞅着大白不为所动的喝着茶,余芽在一边碎碎念着一路从社会主义兄弟情延伸到了桃园三结义,而且大有要把从古到今的伟大友谊拉出来絮叨一遍的架势,说着说着就要从上发上弹跳起来,没成想被大白在脑袋上轻轻拍的一掌给拍老实了。

“房费免,樱桃酒我包,导游我担着,”随着大白每蹦出来一高韶青离开中国的原因句话,余芽眼睛就亮了一点,这会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星星眼,觉得大白简直会bulingbuling的发光。“但是——帮帮砖头整理房间,以及豆芽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辞职以及以后想怎么办。”

“成交。”余芽盘起了腿,拉过背后的抱枕抱在了怀里,开始掰起了手指头。

“第一,整理房间我余芽一把好手,不接受反驳。第二,辞职是因为我亲爱的大姨妈,因为我作死性的熬夜赶稿,已经很久不来探望我了,正好赶上公司体检,医生说我再这么熬下去,极有可能猝死。所以为了照顾我的小命,我一辞职老大很仁慈的就放人了。我要养生。”

兴许是说的有点渴,余芽又灌了一口姜茶。“第三条吗,现在不是很好回答你。我是肯定不可能停下笔的,但是还会不会回公司另说。短期内的目标就是赖在大白你这儿,先休养生息,混吃等死的赖上个一年再说。”

“大掌柜您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去找砖头干活了,另外,友情提醒,今天晚上要喝农村悍媳的樱桃酒,提前放在井水里冰一下口味更佳呦。庆祝新员工的加入,一定不能舍不得存货。”豆芽伸出拳头,促狭的眨了眨眼睛。

“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这个小豆芽,加入大白的客栈。”大白看着面前伸出的小拳头,也攥起了拳头碰了上去,最后还是没忍住又抬手摸了摸余芽的头顶。“你还住在原来的房间,前几天就给你留着了,窗帘别拉太死,早上还能有太阳照进去喊你起床,希望你依然睡的开心。”

4

日子像是脚底抹了油,跑的飞快。转眼间余芽也对这不用熬通宵赶稿的清闲日子熟悉了起来。

自从余芽对大白交代了自己的计划之后,大白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把自己的健康作息时间表传递给豆芽,一起大踏步走向养生的伟大道路。

原来说的什么有太阳喊她起床全都是骗人的鬼话,大白这个没人性的,每天定时六点出现在豆芽房门口,把豆芽从酣梦里拖出来起床晨跑。保温杯配枸杞老年人标配也成功的在余芽身上得到了体现。樱桃酒的供应量也被大掌柜的严格把控,一滴都不能多喝。

经过惨痛的两个月磨合,豆芽那价格贵到惨绝人寰的眼霜和精华终于没了用武之地,黑眼圈溜了个无影无踪。

不过到了晚上拉上店里没有出去的客人们一起死亡游戏潜入中国聊天的臭毛病还是顽强的存留了下来。酒一入愁肠,话就开始多了起来。临来的一个忧伤的妹子讲完了自己的忧伤情史之后,硬是拉着豆芽死不放,可怜巴巴的非要听她讲讲她的前任和现任,说是也要听点情史安抚一下受伤的内心。

豆芽无可奈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性的深表同情,但也毫不留情的说明了现实,“诶呀我的小姑奶奶,你看你是喝多了吧,我的前任都是两年以前的事了,作为一个新媒体的大龄单身女青年,现任到现在还没见着影子呢,我上哪找素材去给你讲故事去。”

身边的小姑娘明显已经喝得有些恍惚,举起一根摇摇晃晃的手指,一脸迷茫的指了指摊在懒人沙发的大白,又把脸转向了豆芽,“他他他,大掌柜不是你男朋友吗?”

这一句话直接让豆芽慌了神。飞快的把眼神递给大白,询问怎么办,没成想大白这边直接拒绝接收信号,紧紧攥着那个豆芽送的双色马克杯,一口接一口的喝水,而写似乎对窗边的吊兰突然充满了兴趣。豆芽只好干笑了两声,开口想掩饰这尴尬的气氛,“哪有的事,那就是我的好朋友大白。”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哦。嗝!”小姑娘打了个响亮的酒嗝,“不是你男朋友,那你紧张个什么劲,而且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脸红透了。”

余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沙银奖牌,顺着掌心传来的热度,让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脸在刚刚的几分钟里,确实红了。然而这对于一个久经职场阅人无数的单身狗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有失传已久的心动?

在脑子弹出这个可怕想法的一瞬间,余芽开始奔向楼梯,迅速开始向自己的房间窜去,即使已经不想去注意,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大白的目光如影随形,落在她那纤细的背影上。直到整个人靠在房门后面,她才稍稍舒了口气。

或许是自己刚从高强度的环境里逃离出来,整个人都快变得迟钝了。喜欢大白吗?大概是喜欢的吧。不然怎么会一接到大白的召唤,屁颠屁颠不过脑子就往大理冲。但是,大白呢?188的大白也会喜欢她这个159的小豆芽菜吗?

不行,要去问个清楚,自己乱猜才不是她豆芽的风格。匆匆打了个腹稿,一鼓作气,打开房门,没成想又是个出师不利。

“大,大白就是要香恋!好巧,你上来看月亮吧,今天月亮确实挺圆的哈。那什么,要不我先下去看看砖头要不要帮忙。”余芽话一出口,差点想咬舌自尽。舌头打的个什么破结?天气预报明天下雨,今天更是阴了一整天,哪里来的什么鬼月亮?

大白看着她那懊恼的小样子,轻笑了起来,深刻的眼眸也满是笑意,慢慢弯下了腰,直到豆芽的视线跟他齐平,T恤散发出的熟悉柠檬香味,溢满了豆芽鼻息,退无可退,逃无可逃。

“豆芽菜,你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余芽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你不是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阅片无数吗?怎么该知道的什么都不知道。”大白恨铁不成钢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真是拿你这个太极球教学视频豆芽菜没办法,晚上没事好好去看一遍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

“祝你好梦,或许明天你能告诉我答案。”

5

合上笔记本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余芽还是沉浸故事里不能自拔沈庆华。周遭是久违的寂静,很久没有熬到这么晚了。

《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到底有什么呢?疯帽子一遍又一遍的问着爱丽丝,为什么乌鸦大人荟像写字台?在爱丽丝刚回来的时候,在她即将离开这个这个世界的时候,疯帽子的问题始终是它。谁也没给出这个荒诞的问题一个确切的解释,但或许真正的答案,大概是疯帽子没有说出口的爱吧。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今晚的月色真美。(夏目漱石将I lov魔帝张子陵e you译成今晚的月色真美)

一个鲤鱼打挺,余芽从床上弹了起来。打开手机时猝不及防的强光,晃得人眼睛疼。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余芽从通讯录里扒拉出来那个熟悉的名字,大白。

手机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了起来,带了些鼻音强打精神的声音传了过来,隔着屏幕都能想到他睡眼惺忪的样子。“怎么了豆芽,睡不着吗?”

“因为今晚的月色真美!因为今晚的月色真美,所以乌鸦才像写字台。答案对吗?”一口气把这些折磨人的字句全吐了出来,豆芽才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候只听得到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对吗?”

“对。”笃定的一个字传来,豆芽在这边直接乐出了声,欢快的笑声差点让她错过了大白快乐的低语。

“真好,豆芽从此以后是大白的了。”

“是呀,从此以后大白的怀抱都是豆芽的。”

第二天中午,大白拉着豆芽的手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出乎他俩的意料,没有一个人表示出一点震惊的意思。砖头只是微微抬头瞅了他们俩一眼,就又转头去交代事情去了。

“砖头你就不能表达一下惊讶什么的吗?平时老拿我开玩笑,这么淡定这让我也太不适应了。”豆芽蹦到了砖头面前,迫切的想要获取一下他的关注。谁知道砖头默默递过来一个“你们俩那点不成熟的小心思我都懂,看破不说破”的狗血表情,彻底让余芽无语。

成功制服豆芽之后的砖头又把目标锁定到了大白身上。“掌柜的,以后豆芽姐我是不敢使唤了,所以,今天楼上的三间客房归你整理了,希望掌柜的勤勉工作,咳,爱情生意两不误。”

大白一脸黑线任劳任怨的准备上楼莱赞之死开始辛勤工作,本想多装两秒钟的无奈,没成想豆芽一个探究的小眼神瞟过来,这个人就忍不住了。谁让现在多了一个爱喝樱桃酒的小酒鬼呢,罢了罢了,勤勉工作,养家糊口是正道。

6

客栈越来越像家了。大白和砖头已经习惯了看着豆芽抱着一个又一个的快递盒子,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从网上搜罗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已经成了余芽每天的必修课,把这些小东西放在客栈里最适合它们的地方,更是让余芽感觉心满意足。

鉴于大白整个人木讷的像一块傻木头,在推销自家客栈方面毫无建树,而砖头这个大管家对此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余芽决定拿出当年熬夜写文案的气势,开公众号,重出江湖。

当然了,夜是熬不成的,晨跑也是赖不掉的,大白光是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抱着笔记本,不肯撒手的豆芽,就已经很有杀伤力了。尤其是在大白的铁杆小粉丝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要是把大白的这幅样子放到推文里,不一定又能迷倒多少小姑娘。

某天晚上,大白正在楼上整理房间,一楼的豆芽突然发出一嗓子石破天惊的哀嚎。吓得大白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蹦跶到一楼。正对上豆芽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大白可咋办呀?我的文档还没保存,我电脑就突然蓝屏啦,没保存啊啊啊啊啊,我的两千多字的日推可咋办!”

大白长舒一口气,抬起宽厚的手掌,安抚性的给豆芽顺了顺毛。“你忘了我以前没开客栈之前是干嘛的啦?程序员诶,好了好了相信我一定能修好的。我保证。至于你,快去一边老老实实呆着去,等我喊你过来,去看会你追的剧也行,我保证等你过来的时候,你写的文档安安稳稳的还在电脑里。去吧。”

还好问题不算太大,文档有惊无险的被大白从生死线上拯救了回来,不过等大白搞定这一切的时候,豆芽已经在一旁的小沙发上裹了张小毯子蜷成一团睡着了,一撮碎发滑到了鼻尖,睡的的很熟。

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打算把豆芽的文章存好,再给把豆芽挪到床上去,免得着凉,却突然被云文档里的一封文件吸引力注意力。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却足以在大白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我的大白。

点开。

我要写给谁呢,写给我的大白,写给我的归途。

其实原本最开始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也未曾顾虑那么多。不过是翻看着客栈的公众号留言,突然看到很有趣的一条留言问我,大白掌柜对于豆芽是不是意味着整个世界。

大白对于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才最终欢喜的在这里敲下这些字句,或许对于我来说,你康弘家园就是我的的规途。来小屋十个月有余,从刚辞职时那种虚弱的状态,逃离出来,全依靠的是大白你的功劳。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时的情况,我弱小可怜又无助,一门心思的只想先回家睡他个天昏地暗。

你那一通电话,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咒,让我无法抗拒,满心欢喜,当时的我只道自己即将踏上的又是异乡的土地,开始一段不用熬夜的轻松生活,却还不曾想到,我踏上的是归途。

我也曾经无数次的想象将来我就要托付终身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样子?那时候年轻无知,满脑袋里塞的都是让人心跳能瞬间飙到180的漂亮小鲜肉。但是直到遇到你我才发现,去他的什么审美观。

我当然想要英俊潇洒的真命天子,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丢在人海里一眼找不出,甚至还微微有些肚腩的你。

你穿着最爱的黑白格子家居服,在每一个清晨,揉着眼睛睡意朦胧,却不忘敲响我的门,凑过来给我一个湿漉漉的吻,短短的胡茬还有点扎下巴。我懒床不肯起,和你耍赖不去晨跑,伸手挠你的痒痒肉,你笑的花枝乱颤,却还不愿意松开抱着我的手,眼眸里闪闪亮亮的只有我一个。这大概,就是我愿意陪你江海余生的勇气所在吧。

大白看着看着,只觉得眼眶越来越热,直到慌乱的摸了摸眼眶,才发现一行清泪已经不自觉地流下。

缓了缓神,弯腰从前台的小暗格里掏出了藏了许久的小盒子。闪亮的戒指已经等待她的女主人很久了。轻手轻脚的挪着步子,生怕吵醒了缩在沙发上睡的正香的豆芽,直到虔诚的把戒指圈在豆芽纤细的手指上,大白这才又笑了起来。

大白永远会为豆芽守候。

因为豆芽也是大白的归途。(作品名:《奔向大白的怀抱》,作者:风马风马。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